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从“日全食经济”看非常营销

    2009年7月22日9时08分,杭州西湖上空,太阳剩下月牙的形状,天色渐暗,湖畔的高大建筑亮起彩灯。

    9时36分,太阳只剩一圈光晕,天空中出现三两颗星星。有人说,那是平常难得一见的水星、金星、火星。

    9时34分许,半空中那盏弧形小灯熄灭了,只剩下一只硕大的“魔戒”,“戒环”上散发着羽毛状的光芒。

    刚刚离去3个小时的黑夜再度降临,城市华灯齐上,路面上车流形成璀璨的光河。

    天空中,一簇簇烟花次第绽放。孩子们在西湖边快乐奔跑,年轻人吼叫狂欢。

    从8时50分起,在长江流域,估计大约4亿人通过墨镜、胶片以及天文望远镜等各种设备,见证了圆圆的月球一寸寸的遮挡太阳的奇迹。它明晃晃地挂在中天,发着耀眼的光芒,但你感觉不到一丝热度。

    2009年7月22日,500年一遇的完美日全食,在白与黑、盈与亏之间演绎了一出奇幻之旅。

    与此同时,以大地为圆桌,以日月为佳肴,一场轰轰烈烈的天文商业盛宴也在“魔戒”下上演。

    “日食部落”的全球迁徙

    当日全食于22日9点36分降临上海时,从日本赶来的丸山耕司几乎要哭出来,因为这时,天空洒起了雨,云层挡住了奇观。

    “日本也有观测点,但是在小岛上,无法看到,所以我才赶到上海来。” 这位日本理化学研究所的教授掩饰不住满脸失望,“可是现在却什么也看不到”。

    专程从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请假赶到上海的王逸非比他幸运。在得知上海22日有雨的预报后,他于21日当夜乘坐Z27列车赶往武汉。

    丸山想哭的时候,王逸非已经将望远镜等家当安在了武汉大学的草坪上。

    “看到一个比较完整的日冕,我也拍到了贝利珠,虽然只拍到一个光点。”王逸非比较满意地对记者说。

    像丸山、王逸非这样的铁杆追日“粉丝”不在少数。每当日食发生,全球都有上百万的人为此迁移。

    这支庞大的日食部落在7月22日前夕已沿着长江上下奔走。出入四川的航班为之告紧。

    由于成都“食甚”时间为9时12分,上海“食甚”时间为9时39分,只要自西向东飞行,在这一时间段内,以上海、杭州、南京、合肥等地为目的地,都有可能在云层上方观赏到日全食。于是便有了一帮坐飞机跟着日食从西向东的追日客。

    “订22日早上票的许多都是追看‘食甚’的人,这些乘客带的行李多半是一些摄影的装备,而且购买的机票多为往返机票,有的几乎到了上海就折回来。”成都市双流机场的工作人员虞宏介绍说。

    距成都190多公里的峨眉山,因视野开阔成为观测日全食的最佳观测点,“逐日客”在两天前就蜂拥而来。“有的海外游客一年前就预订了峨眉山的酒店。”四川青旅的行政人员周燕说,上周末就有美国来的100余名游客抵达这里,其中大部分是日全食的“发烧友”。

    而海拔3079米的金顶,所有的3家酒店,总共150个房间全部爆满。有的酒店还将餐厅包间拿出来加床。除了团队,还有不少散客带着专业的照相器材直接帐篷驻扎金顶守候日全食。

    “金顶附近的宾馆早在本周一就已抢订一空,就连山腰的雷公坪的酒店也全客满了。”峨眉山管委会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位于长江中游的安徽铜陵,为迎接大批涌入的国内外日食游客,铜陵市政府不得不借各中小学放假的时机,临时把一些学校改作接待用地。

    从望远镜到城市的非常营销

    “日食部落”扫过之处,从日食中赚钱的“食日部落”形成。

    根据峨眉山票务处统计,近两日,峨眉山日售票数量已经超出节假日高峰期,约是同期售票数量的5倍左右,一张成人全票价格是150元,“逐日客”带动的票务收入就高达200万元以上。

    情况类似的有成都周边的海螺沟、瓦屋山等。周燕说,从本月初开始,她所在的四川青旅每天要接到大量咨询电话,处理大量的旅行团信息。

    “我们已经接待了16个天文观测旅行团,最大的团有100多人。”成都康辉旅行社负责人表示。

    “自去年5·12大地震后,由于部分旅游景点遭到破坏,加上宏观经济形势等原因,成都旅游业曾一度低迷,这一年多来在逐渐复苏,这次旅游景点观看日全食,将成都旅游业推向一个小高潮。”成都市旅游局局长邓工力说。

    “日食产品”也财源滚滚。

    “日食镜全国缺货告急!!特约日食镜厂家21日独家定制全国最后一批货!” 这样的广告出现在淘宝网上。据淘宝相关数据显示,7月10日—7月16日与日全食相关产品共卖出3万件,交易金额150万元。淘宝网上一人气高的卖家30天内共卖出8000件观测镜,收入近8万元。

    展开日全食生意的,小至望远镜商家,大至一个城市。

    处于此次日全食中心线上的安徽铜陵,当地政府为短短6分钟准备了近半年。此前几个月,该市副市长已带队到全国各地举办推介会,并邀请国际专家聚集铜陵举办一系列天文科技研讨会。

    铜陵市委书记姚玉舟向媒体表示,要借观日全食盛典之机,结合城市战略定位和产业转型,做一次轰轰烈烈的城市营销,提高这座资源型城市的知名度。

    为此,铜陵市政府不仅投资1400万元建设了2.3万平方米的太阳历广场,还为应付日食时分可能到来的雨云准备好了气象高射炮。

    “魔戒”下的高利润门道

    从日食部落身上掘金的门道很多,而且并非人人精通。

    比如同样是旅游业,当长江流域的旅行社的日食旅行团在收取每人100元左右的团费时,一家来自德国的日食城公司却从每个团员身上收得约合人民币1800元到1万元不等的费用。

    7月21日上海阴暗的早晨,几辆空调大巴载着约200位乘客前往洋山港。为了追日,这些发烧友在日食城组织下,在上周末就从加利福尼亚、法兰克福来到上海,并参加国际日食峰会。

    21日,鉴于上海22日可能有雨,日食城紧急宣布备选方案,当日傍晚约三十人登上了去重庆的飞机,但大多数客户仍选择去洋山港。除了对洋山的观测效果仍抱希望外,他们为日全食所付出的费用让高得普通人难以置信。

    这家德国公司的行程要价自1800元到1万元不等(不包括抵达和离开上海的机票价格),而更改行程到重庆还需要再付5900多元,还不保证一定能看到。

    “这相当于再加一千美元,一天!”看过三次日环食、两次日全食的美国小伙Aaron说。

    “打一开始我就决定开一家高端的做日食生意的公司,要专业,收费高。” 总部设在德国法兰克福的日食城的老板Federico22日向本报记者介绍说。

    当2003年Federico还是一名电气工程师时,他就带着80名游客和日本NHK电视台,向着南极地平线方向组织了首次日全食观测。

    这次行程打开了电气工程师的想象力,Federico随后与朋友合伙成立日食城公司。随后几年,日食城游客的足迹到达过南太平洋小岛、撒哈拉沙漠等无人之地。

    这次上海之行,日食城从去年就开始策划。公司外联负责人王雯蔚介绍说,选址是首要工作,尽管国际上很多天文台和天文爱好者协会都会有公开资料显示哪里是最好的观测点,但选址仍是日食生意最大的风险,“前期的付出不可能收回”。

    越是人迹罕至,甚至没有航线经过的选址,对游客越有吸引力,收取的费用也越贵。明年日食城选择在肯尼亚高原、法属波利尼西亚群岛看日食,平均每人的费用将高达上千欧元。

    取得选址地官方对活动的授权十分重要。2006年日食城在撒哈拉沙漠观测时获得了利比亚军方的帮助才得以运送物资。

    最后的关键一环是与合适的企业合作。在洋山港,日食城与当地负责港口运营的企业签立合约,选择最佳观测点。“要保证观测点在日全食发生日受其他光源影响很小,观测视线最好”。王雯蔚说。

    据介绍,洋山港观测最低的价格约1800元,仅包含去洋山的费用及提供观测用包。

    这与中国日食生意大相径庭。 “日食城的模式在中国很难成功。”启明星天文爱好者联盟理事郭纲评价说。去年启明星组织去新疆看日食,一礼拜费用2000元人民币左右,报名者仅十几人。

    Federico也承认日食城的收入并不稳定。“越是上海这样的国际城市,日食生意的竞争越激烈。”他说,“与2008年那次相比这次公司吸引的游客人数少了200人,收入大约减少70%。”

    但仍然有一些铁杆天文爱好者愿意支付高费用,以支持区别于一般旅行社的专业日食公司。

    “日食爱好者的那种瘾,普通人很难体会。”因没有再抵押房屋而躲过金融危机的LaRosa22日对记者说,这和在互联网和电视上观看是全然不同的效果,日食真正发生时光线的变化神奇,天空可能是灰色的,直线行走的光线从月球背后向四周射出,你甚至能看到抛出的日珥!”LaRosa像热爱加州的足球队一样热爱日食。

    “日食不是便宜的爱好,当游客付出很高费用却忽然面临坏天气时,需要专业公司为游客决定该去哪里。”欧洲专利局天文协会主席让绿克认为。

联系方式

  • 电话:0769-38803008
  • 传真:0769-87126499
  • 手机:13509013969
  • 联系人:王先生 (营销总监)
  •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樟木头樟洋圣陶
               工业区塑料科技园A栋1号
  • 网址:www.dgdecheng.net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Google地图 | 企业邮局 | 后台管理

©2009 DGdecheng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粤ICP备09216166号